|阴宅风水为何能福荫子孙后代?|陵园资讯

详情

阴宅风水为何能福荫子孙后代?

2014-11-26

龙、穴、砂、向五者,被风水师称为“地理五诀”。龙,俗称龙脉,即“地脉之行止起伏曰龙”。“土

乃龙之肉,石乃龙之骨,草乃龙之毛”,因此寻觅龙脉对阳宅风水和阴宅风水都极重要。风水术有龙分九势

、五势的说法,这都是从山形的走向之不同来加以辨别的。地脉又有三龙说,即北龙、中龙、南龙,都从昆

仑山发源,这和前者一起孕育了我国的地形地貌学,它对各种形态类型的总结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至于阴

宅风水理论的描述,有如“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也就是说子孙的形体是父母(祖先)所

遗的一部分,父母(祖先)的骸骨如果得到生气,就会使子孙后代受到福佑,故此给父母(祖先)的骸骨找

一个吉宅很重要。所以一个好的风水宝地,一定是“势来形止、山水交汇、踞而候、揽而有”的,也一定会

贵若千乘、富若万全的。又如“山者,宣也、其气刚。川者,流也、其气柔。刚柔相荡,而地道立也!山冈

,体魄也,气色,神理也。凡山,形势崩伤,其气散绝,谓之死,形势虽具,生气未舒,谓之枯。死者不可

复生,枯则有时而润”。又如山之不可葬者五,即光秃的童山不可葬,中断之山不可葬,石山不可葬,偶经

此处气以势止的山不可葬,孤独的山不可葬,因为从气势相结合来看,这些山的风水都有欠缺之处。

一问抱养及僧道嗣续疑龙如何?
  问君葬者乘生气,骨骸受福荫遗体。此说尚未有一可疑,抱养之儿非已子。僧道嗣续是外来,如何却也

能承继。与君详论古人言,举此大略非徒然。骨骸受气荫遗体,此理昭然不容议。却将僧道并抱养,辩论如

何同已子。此说诚然是可疑,因宜穷理细寻推。人家生出英豪子,便是山川钟秀气。山川灵气降为神,神随

主者家生人。此山此谁为主,即随香火降人身。古人当有招魂葬,招魂天人可为样。招魂葬了把事严,四百

年间汉家旺。何拘骸骨葬亲生,只要祀事香火明。亦有四五百年祖,棺椁骸骨化为土。子孙千百尚荣华,人

指此山谁是主。此山此穴有主者,神灵只向此家住。山州秀丽来为嗣,岂愿其家无富贵。山川日夜有朝迎,

生出为人亦如是。乃知抱养与亲生,同受生灵无以异。古人接花接果义,与此榴参非与是。后母却荫前母兄

,前母亦荫后母儿。只缘受恩与受养,如同所生并同气。以此言之在继承,只与香火无衰替。乃知招魂与抱

子,僧道相承皆类此。
二问公位疑龙如何?
    问公如伺分公位?父母生时无少异。间或生时有爱憎,死后何由别荣悴?譬如一木同根生,一枝枯悴

一枝荣。荣者芳日夜长,悴者日就枯搞形。此后遂有公位议,分长分中分少位。爱憎之说起于心,荣枯之说

归于地。心有爱憎死却无,地有肥确此近似。东根肥即东枝荣,西枝挠云西枝瘁。要知此说未为当,似是如

非当究理。左长前中右少位,此说当初自谁起?请君来此细排详,因别长男中少位。震为长子居左方,坎为

中男坐来冈。艮为少男坐东北,乾统三男居坎傍。坤为地母西南位,长女东南中午地。兑为少女在西方,此

是乾坤男妇位。若以此法论阴阳,男居左傍女西厢。中子后龙中女向,自有次第堪推详。爱自萧梁争公位,

却以玉鹅埋震地。震为长子起春官,遂起争端谋玉器。公位之说起于斯,断以长震中居良。少居居兑位四同

长,五与二位分毫厘。六与少男无差别,七与长男同共说。八与五位共消详,九与三男排优劣。此是河图分

九宫,上元一四七相同。中元二五八同位,下元三六九连此。后来执此为定议,只就河图分次第。
三问公位盛衰疑龙如何?
  问君主位虽能别,或盛或衰是何说?也有先盛后来衰,也有衰尽复萌孽。此理如何合辨明,时师谬以水

宫折。不知年久世成深,岂有长盛无休歇?山川之秀虽盘固,气盛气衰有时节。代代长盛者无他,后来接续

得吉多。衰者后来无救助,年深气歇渐消磨,凡言公位勿固执,先看其人数代祖。新旧数坟皆是真,新者必

为旧者助。如是之家世世昌,福禄未艾不可量。是真不必问大小,积小成大最为妙。是者一坟非者多,纸有

大地力分了。譬如杯水救薪火,水少火多难救祸。是多非少反成吉,譬如众水成江河。岂无一穴分公位,不

取众坟参合议。大地难得小易求,积累不已成山丘。众坟合力却成大,人说小地生公候。那堪大地有数穴,

世世公候不休歇。几观巨室著姓家,必有大地福无涯。子孙百世虽分散,内有救地多荣华。一穴大地荫十世

,小地千坟亦如是。骆骥千里进一日,驽马十驾亦追至。图大不得且思次,此事当为知者议。
四问阳宅阴宅疑龙如何?
  问君阳宅要安居,此与安坟事一如。人家无坟有善宅,宅与阴地力无殊。大凡阳宅怕穴小,穴小只宜安

坟妙。小穴若为轮奂居,气脉伤残俱凿了。况是子孙必众多,渐次分别少比和。一穴裂而为四五,正偏前后

岂无讹。大凡阳宅要穴大,宽阔连绵又平伏。前头横玉面前宽,可为市井于内外。如此方为阳宅居,窄小难

容君莫爱。
五问阳宅阳地大小如何?
  问君阴阳有两宅,古人此事要分别。吕才详论有成书,论已分明无别说。要知居止只要势,水抱山朝必

有气。忽然陡泻朝对倾,破碎斜倾非吉地。下手回环朝揖正,坐主端严无返柄。纵饶小大也安和,住得百年

家业盛。葬穴宜小居穴大,葬穴侧立居穴宽。
六问主客山疑龙如何?
  问君主客皆端正,两岩尖圆两相映。主是三山品字安,客亦三山形一般,客山上见主山好,主山上见客

山端,此处如何辨宾主,只将水抱便为真。水城反背处为客,多少时师误杀人。凡观疑穴看堂局,堂局真处

抱身曲。忽然平过却如何,即以从缠分部属。缠送护托辨假真,朝山无从托龙身。朝山直来身少曲,真龙屈

曲不朝人。
七问形真假疑龙如何?
  问君龙固有枝干,识得枝中干分乱。故为于上忽生干,枝上连生数穴随。此是枝龙间旺气,譬如瓜蔓始

生枝。分枝枝上连生子,生子之形必相似。或如人形必数穴,禽兽之形必同列。凡分形穴必两三,盖缘气类

总如一。是故流形去结实,连生种类配偶匹。蛇形必定有雌雄,虎形相配无单只。本山峡里莫寻蛇,恐是高

山脚溜斜。若是真蛇有鼠蛤,如无鼠蛤是虎花。或是娱蛤出面来,亦有烛级为案砂。大山猛勇莫言虎,恐是

朝迎为主住。重峰拜舞似虎行,若是宾虎无关屏。更有肉堆狮子案,如无此案是朝迎。凡辨真假易分判,若

是假穴无真案。若是真形案必真,人人物两相亲。兽形降伏如贪噬,禽形必有条为系。龙形云雷象近水,月

形星案前陈起。凡是真形有真案,试以类求当识算。
八问干作枝衰疑龙如何?
  问君前经论贵贱,上是候藩次州县。干龙多是生王候,枝作干龙亦藩衍。此说分明尚有疑,试举一说为

君辨。前言盛衰固有为,枝上又生数条枝。节节为龙自有穴,已作未气自随。胡为上作下必歇,赤有下作上

必衰。既饶气脉相连接,自有气脉非相依。如何盛衰尚关属,为君决此一狐疑。盖小枝龙气脉短,又出小枝

无转换。随龙附气气不长,大势上连枝上干。干头未作枝先兴,枝上未作干先荣。枝上未作干后作,于长枝

短力难争。恰似一瓶生数嘴,嘴小口大生水利。不从口出嘴长流,口若尽倾嘴无水。又如大树生小枝,小枝

易瘦大枝肥。大枝分夺全气去,小枝不伐自衰赢。更看新作与旧作,年年深浅自可知。
九问穴有花假疑龙如何?
  问君前论穴难寻,唯有朝山识幸心。高低既以朝为定,真穴自可高低计。只缘前后有花假,假穴在后亦

堪下。花穴多生连案前,朝山对峙亦如燃。若将前相为证验,前后花假便不偏。到此令人心目乱,更有一说

与人宣。假穴断然生在后,龙虎虽端涯必溜。穴中看见龙虎回,外面点检山丑走。花穴如何生在前,盖缘连

臂使其然。连臂为案横生穴,案外有脚辅茵毡。其间岂无似穴者,但见外朝尖与圆。痴师误认此花穴,不知

真穴秘中垣。前花后假人少识,此法元来秘仙籍。景纯虽然不著书,今日明言不容惜。花穴最是使不迷,后

龙断妙朝又奇。如何使人不牢爱,只有一破徐皆非案山必然向里是,花穴无容有回势。朝山只有顶尖圆,定

有脚手丑形随。若登正穴试一看,呼吸四围无不至。又有花穴天人知。龙虎外抱左右飞,盖缘正穴多隐秘,

或作权钳或乳垂。龙虎数重多外抱,龙上看虎左右归。虎上见龙左右抱,或从龙虎上针之。不知止穴尚在内

,几是穴邪曲即非。曲是抱裹正穴,请君以决狐疑。
十问博换疑龙如何?
  问君寻龙莫失踪,三吉自有三吉峰。前去定作贪狼体,时时回顾大星宗。及至剥换了,却与前说事不同

。盖缘干龙行千里,一剥一换一峰起。由贪入巨入禄文,次第变入廉武里。破军尽变入辅弼,每星十二大盘

屈。蛇行鹅顶鹤瓜分,失落低平骏马奔。如此行来又数程,博换变易又前行。前行直到藩垣里,四外有山关

水至。低平尚有辅弼形,此是入垣寻至止。干龙行不问祖宗,枝上顾祖却不同。干上剥换节节去,枝上落穴

必顾宗。千龙一变少亦九,多者或至十二重。一星十二节始变,周而复始换头面。贪尖巨方小卧蚕,如此周

围换尽贪。换食若尽即入巨,亦如贪狼数节去。多至十二少九变,却变禄星分台去。禄存节数如贪巨,换了

文廉又至武。博换若周即转星,辅星三四两起程。两星入手必平漫,辅星入首多曲形。此是变星变尽处,变

尽垣城四外迎。凡观一星便观变,识得变星知近远,远从贪起至破军,换尽龙楼生宝殿。虽然高耸却不同,

还是尖峰高山面。一博一换形不同,岂可尽言顾祖宗。君如识得变星法,千里百.里寻来龙。谁人识得大龙

脊,山正好时无脚力。裹费不惜力不穷,其家世代腰金紫。几看变星先看断,断处多时星必变。如此断绝曲

屈行,高入青真变鹤形。鹤形渐低必断绝,断绝复起是支星。却认变星辨贵巨,或是廉文武禄存。只以交星

逆求程,识得变星节数法。不必论程穷脚力,只从变尽至弼星,岂愁不识得垣城。